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按摩棒向陰道和肛門插



一開始,真的只是好奇而已



我從來沒想過在任何事情上投注精力,因為根本沒那個必要。



只要輕鬆面對,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。就算僅僅三分鐘熱度,也能做的比其他人好。



所以,對於任何事情,只要抱持純真無瑕的好奇心就可以了。畢竟我不需要像別人一樣多費工夫啊。



反正我要的也和他們不一樣。



我只是好奇,我究竟能從那些男人趨之若鶩的肉慾中獲得多少快感而已。



大學畢業後,我很快就進入一家小公司做會計,過起實感不足的新生活。憑著自小陪伴著我的好奇心,上班不過兩周便對這份工作得心應手。既讓前輩與同事對我刮目相看,也使得我的三分鐘熱度很快地爆發。但是,為了頂替去年雙雙退休的父母,我選擇繼續做下去。



並不是厭倦我的第一份工作,只是單純覺得無聊至極而已。

讓人感到無趣的不單單是工作,就連人際關係也是如此。和過往同學之間的聯絡,都因為對方工作忙碌而陷入停滯狀態。那些曾經想靠近我的公司同事,則因著我的工作進度總是超前轉而提防我。更別說人事那位頭幾天三不五時跑來串門子的八婆,已經開始散播中傷我的謠言了。



如果說無聊是會致死的惡疾,那麼我應該盡快找到能重燃好奇心的事物才可以。



工作一個半月後的某個禮拜五,為了激發快要枯竭的好奇心,我決定下班後到處走走、四處看看。說是這麼說,但其實多半時間只是坐在公車後座上,望著窗外重複著無數次的景色發呆罷了。



從桃園市區搭車到龍潭,下車上個廁所再搭返市區,這就是懶惰鬼爬上心頭所造成的結果。當車站人員可能開始懷疑我是不是精神有問題時,我已經三度搭上開往龍潭的公車,而現在已經是八點多快九點了。



連尋找事物都令人枯燥難耐,是不是意味著我快沒救了呢?



我跟在一群吵鬧的學生後踏入車箱,幾乎所有座位都坐滿了,除了最後一排只擠了兩位像是遊民的老頭,以及零星幾個被書包或外套佔著、靠向窗邊的座位。既不打算對那群沒禮貌的人擠出微笑,又不想站著和學生們擠,於是我選了最後排的靠窗座位。



車子發動後,我身旁的老頭就開始不安分地動來動去,但我只是一味看著毫無特色的夜景。待車子駛過路橋、抵達第一站時,老頭一隻手已經悄悄撫到了我右腿上。我轉過頭去瞪他,他停滯了數秒後才慢吞吞地收回手,說人不舒服,不好意思。我對他點頭示意,就繼續回到招牌車燈打亮的夜幕裡。



接著才駛過兩站,那老頭手又上來了,他的身體似乎動得更厲害。我這次不太耐煩地轉頭,心想要是他打算繼續騷擾我就讓他難堪。結果,我看到那老頭一隻手竟已在褲襠裡擺動,呼吸急促到彷彿刻意讓我聽見似的。



本欲直接大叫好將他一軍,可當我看到老頭那張可憐到只願在當下尋求快感的神情,不禁讓急欲追尋某樣事物的我感到同等的悲哀。短暫的思量後,我決定放任他的自瀆。



我對此行為視若無睹,促使他採取更進一步的騷擾。但他畢竟是個性慾枯萎的老頭,光是撫摸我那短裙無法完全遮蔽的大腿,便足以使他興奮到了極點。



公車又過了數站,此時已經有近半數乘客下車了,包含本來在後座的另一位老頭。在引擎帶動的波波震動下,老頭的慾望似乎快要被滿足了,同時也讓我感到偶爾被陌生男人騷擾並不是那麼令人厭惡的一件事──起碼在無聊的日子裡。



這老頭不禁使我想起大三交的男友,同樣的可憐,同樣的卑微,同樣的……能撩起我的性慾。



他輕拍我右肩,以既純真又充滿渴望的卑微目光求得我的許可後,便抓著我的右手腕滑進他褲襠裡。我摸黑握住他那根不及我手掌寬的老二,按以前的習慣先搓了搓,沒想到老頭卻在這時射精了。他體內僅剩的慾望在我姆指攀上瘦弱的龜頭、擦過濕潤的馬眼之時洶湧而至,以和年輕小夥子相去不遠的勁道射在我指腹上,接著逐次趨緩,一如在我指間緩慢滑落的精液般。老頭的呼吸紊亂而淫靡,帶著一股吸引異性的氣味。但讓我願意碰觸他身體的,並不是這種只能騙騙小女孩的雄性特質,只是因為他可憐而卑微的自我。



這老頭想必是抱著被扔進警局的決心幹這檔事的。他不惜一切只為滿足的性慾,還有多少女人願意施捨呢?當他射精後,這樣的心情盡數寫在臉上。



他其實很害怕的。但是,不這麼做的話,他的人生恐怕將再無意義。就像只為好奇心而活的我一樣。



……我很好奇,要是我能滿足這老頭,自己是否也會獲得些什麼呢?



我在他的老二萎縮到不足我半個手掌寬時,告訴他我將在三站後下車。我一面把弄他弱不禁風的老二,讓滲出臭味的精液在我和他身體的夾縫間打滾,一下子就擄獲了他可卑的心靈。



下車前,我用手帕稍微擦了擦手,但精液已經變得乾黏,腥味重得很。老頭那身舊工作服有著類似的氣味,但他絕對無法從我這兒得到更多的施與。走過車箱時,雖然沒有聽見誰在竊竊私語,我想他們應該都聞到了精液的氣味。



我帶著老頭走進街燈失修已久的巷弄,彎入一棟離我家頗近、一樓鐵門又打開的舊公寓。裡頭除了嘎嘎作響的抽水馬達,就只有被昏暗燈光映照的階梯。我讓他關上鐵門,再到二樓熄了樓梯間的小燈。看著他為了老二鞭策年邁的軀體,更顯得可憐又可恨。



一切就緒後,我了當地將內褲拉至膝蓋,藉以引誘他褲襠裡的玩意兒。老頭喜出望外地從口袋中抽出保險套。但其實在他這麼做之前,我還忘了這檔事,這讓我有點掃興。當他把數分鐘前才射過精的肉棒套進淺綠色套子裡,那話兒看起來就像根普通的老二,告訴你的子宮既安全又不舒適。



我將身子伏在樓梯扶手上,蠢笑著的老頭很快就湊上身體。他笨拙地掐著我的腰,興奮抖動著的陰莖已經擦過撩起的短裙,在我屁股上蠢動著。老頭吐了幾口口水在手上,粗魯地抹在我的私處下方及接近肛門處,這讓我懷疑他是否已經老到不曉得女人的陰道在何方。這動作重覆數次之後,我的肛門也被弄得又溫又濕。我刻意擠出短促的嬌聲,催促他快點兒侵佔我的肉體。



可是,那根老二並不是對著我的私處,而是在我屁眼前不斷推擠。



被頂到腦袋有點混亂的我,不高興地告訴他要幹就幹我前面,不知為何還說了我從沒肛交過。這讓發出猥褻低笑的老頭更想要得到我後庭的處女了。



老頭伏在我背上,想藉由身體的力量推動他短小的陰莖刺入我後門,但是他只成功了一點點。乾癟龜頭光是想擠進我屁眼,就讓我們倆吃足了苦頭。



儘管以唾液稍微潤滑,我的肛門依然只能吞下他的龜頭。他不氣餒地試著挺進,卻在我緊張的收縮下履次失敗。這動作持續將近五分鐘,或七分鐘之久,在我的耐性被磨光以前,老頭就累得整個人壓在我背上怒罵起來。



被那身材微胖,壓上來又臭又重的男人肉體緊密壓著,意外能夠刺激著我的性慾。唯一的遺憾就是我們還得穿著衣服,這使得這份接觸少了肌膚的重要因素。



老頭吸起我的右耳,將他的惡臭染到我身上,這時他下體已經疲憊地停止動作,只有龜頭埋入我屁眼中。我配合他吸吮的力道輕叫出聲,但其實只有他將我緊緊壓住這點才讓我感到興奮。他掐著我腰的手來到了胸前,笨拙地隔著襯衫與胸罩抓著我的奶,那雙粗糙的大手正好能整個掐住我自傲的雙乳。我試著感受他粗暴又焦急的抓撫,在每次加重力道的瞬間迸出哀鳴,好讓他以為我很享受似的。



或許是配合良好之故,老頭在靜待體力恢復的期間,只是不斷揉弄我的乳房。我一步步引導他解開襯衫鈕扣、胸罩扣環,終於讓他手汗滿佈的大手能直接貼到我的肉體上。他技巧拙劣地揉著,不時以食指及姆指扭扯乳頭,痛得我開始真的叫疼。在一次令我閉上眼輕喊著痛的愛撫下,他猶如蛇一般在我側頸處磨蹭,一下子又爬上我右頰。他近距離對著我的鼻孔呼了兩次氣,緊接著張口含住整個鼻子。



濕熱的觸感襲捲我的鼻子,老頭的口臭則是充滿我整個鼻腔。他胡亂舔了幾遍就吸起我的鼻子,擠出啵、啵的聲音,如此重覆了好幾次。雖然是個肉體接近枯竭的老頭,沒想到舌頭仍然十分靈巧。我想和他接吻,但他似乎全無此意,只是迷戀我的鼻。



就在他搔得我奇癢難耐的某個瞬間,肛門傳來了一陣僅僅兩三秒的反應──老頭的陰莖突破了我鬆懈下來的戒備,將他那根頂多六、七公分長的老二整根塞入我屁眼裡。我感受到肛門內部被撐開的瞬間,不由自主地發出長長的悲鳴。



老頭得逞後便不再對我的鼻、我的乳房感興趣。他雙手重新掐在我腰際上,低喃著我聽不清楚的話,接著緩慢動起腰部。



肉棒陷在我的屁眼裡,感覺卻像一條拉不出來的屎似的。他不斷地來回抽動,以免那根短小的肉棒被我給拉出去。我不明白肛門傳來的熾熱感是否為快感的一種,因為這跟我坐在馬桶上排便時所感覺到的差不多。差別只在我的屎只會不停排出,而老頭那比我的大便還細小的老二正奮力往內頂。



比較起陰道被幹的微微快感,肛交如果只是這種程度,我恐怕怎麼也無法喜歡。儘管如此,我仍識趣地在老頭每次的抽插下發出淫蕩的叫聲。



已經顧不得可能會有誰經過,也不管自己只有拉屎的感覺,我只是不斷地叫、不斷地叫。這老頭彷彿被我感染似的,也開始邊幹邊說著小瑪的屁眼真棒真緊啊。我聽著他胡亂喊的名字,竟有那麼點感覺。屁眼就像他說的那樣,緊緊咬住他瘦弱的老二,好像要擠出美味的精液才肯善罷干休。



然而他才幹起我的屁眼沒多久,我猜頂多三分鐘吧,就聽到他喃喃著要射了、要射了的低語。我還心想他該不會真那麼早就洩了吧?便感覺到他動作已隨著短促的預告變得遲緩,最終力盡停下。



老頭再度伏到我背上,這次沒了咒罵,而是說小瑪的處女屁眼棒透了。由於沒能感到一絲愉悅便突然結束,實在令我失望到了極點。我壓抑住不高興的情緒,虛偽地稱讚他搞得小瑪的屁眼好爽,也不管他口中的小瑪究竟是何許人。他意猶未盡地想再來一發,只是這次連勃起都有困難,只好任由喪氣的老二像條大便般自肛門排出。他一手抓著包住精液的保險套,叫我張開嘴,一手以一根手指摳弄起涼涼的屁眼。



我伸出舌頭讓他把保險套放上來,除了他老二的臭味外,還有著明顯的屎味。老頭摀住我的嘴,叫我品嚐他的精液,同時將兩根手指塞入我屁眼裡。他在我肛門內東摳西弄的,簡直比他的陰莖要來得有力。不消多久,他併攏在一塊的手指便開始抽插我的屁眼。此時我已讓精液的腥臭味瀰漫於口腔內。老頭自我口中抽出保險套,嘴巴湊上來便吻了我。他罵著,小瑪你這賤女人最愛吃精液了對吧。我在他吸著我唇邊的唾液及精液時說是的,請您再給我更多精液吧。說著這句話的我,已經不單單只是應付這色老頭而已了。



精液的味道和他初喊我所不知道的名字時一樣,加深了屁眼傳來的觸感。我可以感覺到,老頭的手指就像是要代替不中用的老二,以粗勇的軀體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著我的屁眼。他以手指連續插了好幾回,速度越來越快,快到令我漸漸感到不安。若是他能吻著我,或是說小瑪怎樣小瑪怎樣的,我或許會更加愉悅。可惜的是這老頭一旦專注於屁眼,便不再對任何事感興趣。



為了不讓自己太快熄火,我摸著乳房和陰蒂自慰。只是隨便摸摸,快感就和肛門的熾熱感結合在一塊,讓我越發不可自拔。老頭看出我真的在享受,於是也施捨給我一隻手,緊捏住我的右乳。我全身漸漸無力,力氣彷彿都被他捏緊右乳的手,以及快速插入屁眼裡的手指頭給吸過去了。我發出破碎的叫聲,加快搓揉乳頭和陰蒂的速度,心裡想著的卻是我的屁眼究竟被搞成哪副德性了。正當我決定直接刺激陰蒂至高潮時,老頭放開了我的奶,然後搶過我顫抖的陰蒂。他以更粗暴、更快速的力量淩虐著我可憐的小肉球,我的步調完全被打亂,高潮跟著提早到來。



被男人搓陰蒂搓到高潮的我叫得好大聲,屁眼隨之緊密收縮,但這全然阻撓不了老頭的攻勢。他在我初臨高潮時繼續搓揉陰蒂,手指也以更兇猛的力道挖著屁眼,挖到連屎都碰到了。最後,我無力地攤在扶手上,勉強抓住前方的扶手才沒有從旁摔落。



他還貪得無厭地玩弄著我,手指越來越快、越來越快……我的糞便就像被他所吸引似的跟著慢慢地逼近他,已經有些許糞汁從縫隙間滑出。當他滿足地將迅速抽插的手指完全拉出我體外之際,我就像拉肚子般不斷排出糞便。拉屎的聲音混在我歡愉的喘息間,融入大便一次次摔落至地板上的美妙聲響裡。老頭狠狠地朝我屁股甩了兩巴掌,我的屁眼還在吐著糞汁。等到大便拉到差不多,高潮餘韻也衰退不少,滿滿的疲憊感讓我好想找個地方躺下來休息。



老頭兩隻手掐住我腋下,將無力反抗,也不打算反抗的我抱起來,接著放我到一條條大便上。我坐著被壓扁的糞便,眼神渙散地望著老頭那半勃起的老二。他把老二塞進我嘴裡,自顧自地抽動個四五次後,旋即抽出並對著我的臉撒尿。溫熱的尿液落在我頭髮、臉頰及胸口上,將我的襯衫及外套打濕、滋潤了地板上的糞便。老頭尿完後又讓我吃他的老二。他抱住我骯髒的頭叫我好好吹,因為他可能再射一次就精疲力盡了。我聽了也真的就很認真地吸著肉棒。



可是我還沒從他老二吸出精液,樓上不曉得幾樓住戶就打開了家門,鐵門的聲響瞬間使老頭抽出老二。他慌慌張張地將已經硬挺的老二收回褲襠裡,我則是呆愣地看著他,直到樓上傳來一句怎麼有屎臭味,才驚覺事態不妙。我趕緊起身,管不了跨下都沾了大便,就直接穿起黏著一小條大便的內褲。套裝被老頭的尿弄得又濕又臭,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。我將襯衫扣好、撿起胸罩和公事包,老頭也在這時打開一樓大門。他在門口喃喃著這次被抓到就慘了,又回頭看了同樣驚惶失措的我一眼,便狼狽地朝巷口處逃走了。身後的腳步聲聽來已經到了二樓往一樓的樓梯間,緊張萬分的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這麼帶著糞尿味在巷道間奔馳了近五十公尺,在三兩路人的注目下回到自己那棟公寓。我彷彿可以聽到身後傳來的驚呼聲,但此時我已經跑回到一樓格局和剛才那兒差不多、只有抽水馬達吵吵鬧鬧伴隨著我的公寓裡。



我將大門關上,疲憊地坐在階梯上,心跳不止。待呼吸漸漸平順,身體開始感覺到寒冷,適才做愛時的快感再度朦朧地浮現。



我撫摸著濕透的頭髮,嗅著一綹髮絲,上頭滿是尿騷味。接著我脫下內褲,糞便就黏在陰唇間,只輕輕一推,就陷入凹陷裡。糞便的臭味瀰漫開來,卻不那麼令我討厭。



不,或許應該說,正因為是屁眼被搞到失禁所拉出來的大便,才會讓人覺得它們如此誘人吧。



我重新穿起內褲,一面舔著吸了尿水的髮絲,一面以內褲按住糞便,靜靜磨蹭著再度勃起的陰蒂。



和陌生老頭做過愛後,我滿腦子都想著肛交的事情。當然並不是說隨便找個男人就上。若只是肛門想被滿足,那麼自慰會比較容易。但是,我很快就發現,我實在沒辦法直接用平常那根電動按摩棒插入屁眼裡。即使先用手指稍微讓肛門習慣,按摩棒頂多也只能插進龜頭處,再深入就太痛苦了。



一個禮拜我就試了五晚,每次都搞到糞汁流出卻還無法插入,看來並不是只要想做就可以做的好。



我上網查了關於肛交的知識,才知道原來多數人肛交前都會先清洗肛門及直腸,不過這對我而言並不能算上問題。查到肛交所需的前戲時,總算才明白自己太過急進了。我照網友提供的建議,趁下班時繞路到兩家情趣用品店逛逛,打算買個肛塞或小型按摩棒來進行擴肛動作。不過我發覺這兩家店裡東西並不多,店員又只會問東問西順便問電話,一氣之下就決定上網選購。逛了幾個專賣成人用品的網站,最後只買了一個看起來像是果凍般的細長黑桃形肛塞,和一瓶潤滑液。



週五晚上一拿到東西,我便迫不及待地直接在客廳試用起來。



一開始同樣是以手指裹著潤滑液插入。肛門的緊縮度要比初次使用陰道自慰時厲害得多,因此光用一根手指就能感覺到被肛門緊密包圍著。我邊側躺在沙發上插自己的屁眼,邊回想十天前那場瘋狂的性愛。當初那老頭的陰莖之所以可以順利進來,大概是因為太小根的緣故吧。雖然和我的食指差不多長,也只肥了那麼一點。胡思亂想地度過十分鐘後,我已經可以在插著中指的情況下,再塞入食指的一個關節。心想這樣的寬度應該足以讓肛塞進入,我便抽出帶著臭味的手指,指甲縫裡還黏了小塊的糞便。



手指混著透明的潤滑液與一點點糞泥,我把清洗過的肛塞抹得又亮又臭,接著回到側躺的姿勢,將肛塞尖端刺入肛門。經過潤滑,本來就和手指差不多寬的肛塞一下子就塞到將近最粗的根部,就無法再深入了。



與初次肛交時感覺不太一樣。那時老頭的老二帶著溫熱的觸感,這次則是潤滑液的冰涼觸感。無論哪一種,都讓我的心緊張地亂跳一通。



我笨拙地試了好幾次想把肛塞根部也埋入屁眼中,那相當於兩個指頭寬,怎麼樣就是無法進入。我想起老頭失敗的那次,心想或許是自己不由自主地把屁眼縮得太緊之故。為了放鬆,我一手按住肛塞不讓它滑出,一手撫弄起從剛才就興奮到急欲退下包皮的陰蒂、以指腹往陰蒂下方輕彈著。



身體很快便在閃爍的火焰中找回初次的快感。依循著如花般綻放的慾火,肛塞根部只在輕推之下就完全陷入肛門裡。隨之微顫的我不禁跟著收縮屁眼,此時肛門口只感覺到肛塞底盤緊貼住肌膚的觸感。整根插入屁眼中的肛塞則是緊密地與腸壁結合成一體。我試著收縮好幾下,肛塞並沒有滑出,底盤貼在屁眼旁的感覺十分令人興奮。



我小心翼翼地正躺在沙發上,途中因為怕肛塞滑出,還得以單手隨時按住它。要是突然滑出來,實在不曉得能否再次順利塞入呢。我以平躺的姿勢感受著屁眼連同括約肌被撐開的擁塞感,閉眼回想老頭的老二幹著我屁眼的情景。想起他粗暴不知節制地抓扯我的乳房時,我以手指撫弄著兩邊乳頭。想到短小的陰莖努力抽弄我又紅又燙的肛門時,我將精神盡數集中於屁眼上。



當我開始渴求更多的愛撫,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情了。那根塞不進屁眼裡的按摩棒不需特別潤滑,便能輕鬆滑進滿溢愛液的陰道裡。右手抓住轉動著的按摩棒前後擺動,左手則以不很順暢的動作揉著陰蒂,屁眼的收縮也在持續著。伴隨不間斷的愛撫及抽插,全身的快感逐一浮現,並且層次分明地排列著。



我還想繼續探索肛交的美妙,可雙手怎麼也停不下來,就這麼引領身體融入陰蒂光滑的表面,在自我的撫摸下來到高潮。不到半分鐘的短暫時間裡,高潮餘韻牽引著陰蒂、陰道與肛門,快感散佈到身體的每個角落,接著匯聚於收縮加快的屁眼。我想像著老頭在我屁眼裡丟精的模樣,直到高潮結束為止。



停下撫弄陰蒂的手,我維持著讓按摩棒和肛塞插著的姿態,在高潮過後沈澱思緒。



小瑪……這名字一度掠過忙著處理高潮的腦袋。



憶起這道陌生的名字,內心慾望就微微作癢。儘管自己也搞不懂原因,只憑著陌生老頭喊叫時的印象,就覺得這會是個能夠喚醒人們淫穢心靈的美妙稱呼。



倘若我的直覺錯誤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但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麼事情肯定會很有趣。



我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呵呵笑著,又重覆了幾次令我重燃慾火的名字。



過了令我焦躁難耐的經期,往後的三周半我共自慰了五次,每一次都會用上肛塞。



前四次正如初次使用時那般,只是塞著肛塞自慰,因此沒什麼好講的。到了第五次,我才首度試著讓肛塞多停留久一點,直到我可以用按摩棒滿足屁眼為止。



那一晚,才剛準備來場睡前自慰,就接到了公司的電話,有份隔天要報告的資料必須馬上做修改並傳回還在公司加班的課長。無可奈何之下,也只能暫時將自慰擱在一旁。開始趕工前,又覺得自慰被打斷很不甘心,但也不好意思無視課長的求助。最後便和自己做了妥協──乾脆邊塞著肛塞和跳蛋邊工作吧。



視線飛梭於琳琅滿目的表格間,耳朵只聽得見跳蛋發出的低頻聲響。陰道還沒完全濕潤,肛門先有了感覺。即使如此,我仍只花了十五分鐘便將工作處理完畢。把檔案回寄給課長,按慣例撥了通電話給他做確認時,我已經帶著按摩棒和潤滑液跳到床上了。



課長的第一句話不是檔案收到了,而是他老婆今晚又不回家了。



雖然我是新人,不知怎地課長總愛找我談私事,但多半只是他說我聽,這次也不例外。他自顧自地說起老婆的外遇,講了大約十分鐘才假裝可憐地說聲抱歉,讓聽的人無法理直氣壯地生他的氣。我對他說沒關係,我可以聽你說,讓他稍微寬心些。反正在公司也聽習慣了,這我都快背起來的話題不上半小時是聊不完的。



我盯著那根插入我體內無數次的按摩棒、聽著課長粗聲粗氣的抱怨,心裡打趣著想,那胖子的老二肯定比按摩棒要小,老婆才會去找別的男人恩愛。如果他的龜頭有著三點五公分的寬度,陰莖有十二公分以上的長度,還不怕無法滿足他的年輕老婆嗎?被課長質疑我怎麼突然發笑時,才發覺自己竟真的笑了出來。我連忙向他道歉。



他講到關於他老婆和別的男人的上床照被他發現時,因為實在太過無聊,我已經開始培養情緒。我吸著粉紅色按摩棒的龜頭處,維持嗯、喔的敷衍答覆。他先後問了幾次我是不是不方便聽他說,答案當然是不會。我在心底嘲笑著不知情的他,一面吸吮著按摩棒。



只不過,他似乎特別有在注意我這邊的聲音。我才發出一點點聲音,就招來你到底在做什麼的疑問。給他鄭重其事地問到,讓我有股想說實話捉弄他的衝動。考慮到他好歹是頂頭上司,才勸自己打消念頭。於是對於課長的疑問,我只說我正在吃冰棒。



想不到,這個答覆意外讓頂頭上司變成了好色豬頭。



知道我在吃冰棒後,他的第一個問題是我怎麼個吃法。雖說只要給點拒絕的暗示,例如一口咬斷,就能讓他知道我沒那個意思,不過這麼一來就太無趣了。既然他膽敢對下屬性騷擾,最好有那個心臟去承受。



我口吻略顯柔弱地嗯──了一聲,才說我正舔著冰棒的頂端,那塊已經被我從四角舔成圓形了。課長叫我繼續吃,邊吃邊聽他說,這句話實在可笑到不行。我將手機貼近耳朵,聽到了他正解開皮帶的聲音,接著是彆扭的拉鏈聲。課長又問了我有沒有繼續吃,我乖巧地答道正在舔滴到手指上的牛奶呢。他不再說老婆的事,而是異常關心我和那根從來不存在的牛奶冰棒,聲音也從消沈變得有精神了。我不避諱地讓他聽我吸按摩棒的聲音,那只蠢豬說聽起來真美味,但其實心裡是在想像我吃著他老二的畫面吧。為了給他可卑的想像力更添繽紛,除了刻意吸得很大聲以外,我還不時發出短促的哼聲。或是當以舌尖輕快地舔弄按摩棒時,也將手機拿近好讓他聽個仔細。課長說話的次數漸漸減少,多數時候只是說些無意義的話,像是吃慢點、讓我聽聽你的聲音……之類,但是他本人似乎完全不覺得這些話有多明顯的挑逗意味。



舔了好一會兒,課長連呼吸也變得急促,他甚至也不再對我遮掩,直截了當地叫我繼續給他聽聲音……還說他已經好久沒做那件事了。我聽課長放開了,也就大膽地問起他的老二,還特地告訴他不準謊報數字。他害羞地說了一組很符合他的尺寸──長八點五公分,寬則是三公分左右。為了不讓他喪失自信,我告訴他我正舔著的按摩棒就跟你的一樣,接著吸了兩聲給他聽。課長發出醜陋的呻吟,一下子叫起我的名字,一下子說他正想像我替他吹。



聽到我的名字時,不知怎地感覺好彆扭。我告訴課長,想繼續玩就別叫我的名字。他說叫出來比較有感覺,不然我有沒有暱稱讓他叫。我想了想,告訴他就叫我小瑪吧。他喃喃自語般念了小瑪、小瑪,還說這名字聽起來真淫蕩。



我一邊表演給他聽,一邊也不禁自慰起來。課長大概是精蟲上腦了,前一刻還叫我聽他打手槍的聲音,接著又要我把話筒拿到私處,聽我自慰的聲音。不可思議地,我竟也乖乖照著他的話做。聽到這個蠢男人隔著電話幻想我的樣子,肉體就一陣舒坦。



小瑪,讓我捏捏你的肥奶子……



小瑪,過來吸老子的雞雞……



小瑪,我要射在你嘴裡……



課長就像只發情的公狗,邊幹著幻想中的我的嘴,邊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。聽他說著這些淫語的我也十分愉悅,甚至還打算邊聽他假裝操我邊讓自己高潮……可惜在我有感覺時他卻已停下來喘息,還說我舔得真好之類的屁話。我柔柔地說你把我搔得好舒服,不想繼續滿足我嗎?課長答非所問地說要不要現在就出去幹一炮。這條公狗真他媽滿腦子只有交配。我細聲說我想現在就聽著課長的挑逗自慰,已經等不了了。他卻拿工作來推拖,還一副豬哥的語氣說除非我現在趕到公司才用他的雞雞滿足我。我壓抑著好聲好氣地說那下次吧,悻悻然掛上電話。



隨手把手機扔到一旁、抱著按摩棒躺平在床上的我,又忍不住罵了課長幾句,心情才稍微舒緩。就算意外和課長發生電愛,到頭來還是只能自己一個人自慰。



想著課長那攤在電腦椅上的矮胖身軀,想著他褲襠裡的陽具,我在淫心驅使下舔舐著按摩棒。那肥子總是穿著同一件卡其色西裝褲,搭配他最愛的栗色格子衫,趴在辦公桌上午睡的模樣,簡直跟坨屎沒兩樣。可就算是這種程度的男人,畢竟也是有老二的。我記得曾聽前輩午休時在背後說課長壞話,其中一件是那傢夥上完廁所從來不洗手。他用手掏出短小的老二、在便斗前微顫的姿態,光想像就令人作嘔。而那只一天不曉得抓過幾次老二的手,也被用來拍我肩膀或按住我的背……思及至此,一股吸吮課長手指的衝動油然而生。



轉成側躺時屁股像是卡了什麼似的,我才想起原來稍早就塞了肛塞進去。反倒是陰道裡的跳蛋,直到現在都還只是隱隱搔著癢處以外的地方,於是我乾脆將它抽出。我側著身子,抓住肛塞底盤,慢慢地把最寬的根部拉出,有股好像在拉屎的感覺。再次將它塞入時,已不像之前那樣這麼痛苦。只需輕輕一推,就自然而然滑入屁眼中。我倒了幾滴潤滑液塗在左手食指上,接著用食指戳戳被底盤輕壓的肛門四周,發現竟然還可以再鑽進肛塞和屁眼之間,不過只能伸進一個關節而已。我再次把肛塞根部拉出、插入、拉出、再插入。每當屁眼被肛塞抽插時,身體便湧現一陣微悅。第三次抽插過後,我便將肛塞整個拉出來。肛塞滑落到我屁股旁,已潤滑好的食指及中指接著鑽入肛門裡。兩根指頭不費吹灰之力便深入兩個關節的深度。我臉頰發燙著替按摩棒口交,同時以那兩根手指挖起屁眼。



插到手累了,我才不甚滿足地抽出手指,中指上還黏了條大概兩公分長的軟便,指縫間也被糞便所侵佔。以衛生紙簡單擦拭過後,我旋即將上了潤滑液的按摩棒拿到身後,將龜頭頂著我渴望被填滿的屁眼。做了次深呼吸,我一口氣將按摩棒刺入約六、七公分,除了屁眼被撐開時的愉悅感,按摩棒塞進擁擠的直腸同樣令人興奮難耐。按摩棒被緊密地包夾著,讓我想起國三被二叔開苞那時,我的處女陰道也像這樣緊緊咬著他的髒老二。我慢慢地動起按摩棒,身體不斷發熱,臉紅得跟什麼似的。腦子裡只剩下屁眼被貫穿、直腸被侵犯這件事。



剛開始只是來回抽動大約兩公分的距離,但這樣漸漸無法滿足我想被搞翻的慾望。從兩公分到四公分,再從四公分增加到六公分,最後我幾乎每次抽插都讓按摩棒脫離括約肌,再深深地插入。雖然這真的讓我腦子爽到亂七八糟,沒搭配陰蒂或陰道的話就很容易陷入快感停滯。我試著不那麼積極地搓揉陰蒂,以免太快高潮。每次的肛門抽插都伴隨著噗滋、噗滋的聲響,臭味也漸漸變得明顯。我才懷疑自己是不是插到屎都出來了,便意接著襲上心頭。我把按摩棒深深插著,下了床便躺在木頭地板上,更快、更用力地搞著屁眼。



大概是插了太久,屁眼都被搞麻搞鬆了,一次抽出時大便就忍不住滑了出來,一大片熱呼呼地沾到大腿上。我也顧不了股間的惡臭,因為我已經爽到就快高潮了。我繼續用沾了大便的按摩棒搞著屁眼,愛撫陰蒂的手漸漸加速,淫叫聲也隨之逐漸增大。搓陰蒂搓到高潮之際,全身一陣酥軟,我鬆開幾秒鐘前還忙著自慰的雙手,在愉悅到令我渾身抽動的高潮餘韻中,感受著身體帶來的快樂。高潮尚未結束,按摩棒就被擠到地上,而屁眼彷彿配合著高潮的律動,一波波地噴出大便。



我躺在地上發呆好一陣子,還對剛才的高潮念念不忘。就算房間被大便弄到臭得要命,對我而言這味道卻帶著一點催淫的效果。我在地上翻來覆去的,把壓扁的大便弄到腿上、屁股上,享受著溫熱的黏稠感。我以按摩棒那黏了糞便的龜頭磨蹭陰蒂,把我的性器染上臭味。感覺到尿意時,我也懶得起身,只是邊弄著陰蒂邊躺著撒尿。在我陶醉於糞尿味之際,手機再度響了。



我小心地不讓糞尿沾到床單,撿起手機便坐回糞便堆上。看了來電號碼,原來是課長。要不是這場自慰讓我爽得很,我可不會接這白癡的電話。我一面刻意讓他多等幾秒,一面撫弄地上的大便,然後才接起電話。



跳過頭幾句做為遮掩的問候及公事,課長在我無聊地揉起一小團糞球時說了他的真正用意。他說,小瑪你明天下班後有沒有空呀,我知道南崁有間很棒的餐廳,我們可以一起去吃頓飯。我說不用這麼麻煩,反正你只是想跟我上床對吧?他尷尬地重覆說了兩次是啊。我把揉好的糞球夾到陰蒂上,再讓陰蒂陷入其中,這動作讓我忍不住輕輕叫了一聲。他在電話另一頭緊張地等候答覆,那姿態肯定下流又白癡。這又醜又肥又沒用的男人不但老婆被人幹到不想回家,還只能可憐地祈求公司下屬答應跟他上床……這種組合未免太合我胃口了。



不過我才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他高興得像頭種豬一樣。我一手揉起被糞便吞噬的陰蒂,假裝考慮到很多事情來婉拒他,又故意說些讓他覺得有希望的話,必要時還得多加暗示。這過程意外的有趣。



這次差不多折騰了他二十分鐘左右。除了讓他陷入緊張不安的情緒,還能使我聽著他的粗嗓子自慰。我做的很隱密,甚至在高潮時都沒被發現。這豬哥要是知道小瑪這女人剛才都在用大便抹著陰蒂自慰,不曉得會不會嚇得退避三舍呢。啊,真想聽他的反應。要是他罵我是個變態女人,說不定還會讓我想來個三度自慰呢。但是直到最後,我都沒有告訴他這件事。



我答應他要和他上床時已經過了十二點,這時他還不肯掛電話,而是不安地追問我為什麼願意答應和他做愛,是不是有什麼企圖。被他煩到受不了,我便以很久沒和男人做愛這點敷衍他。想不到他接著又說我這種年輕女孩怎麼可能會缺男人。我只好說沒什麼機會認識異性。我們就這樣你來我往地聊到深夜一點,他才滿意地掛上電話。我渾身無力倒在涼涼的糞尿上,光是想到還得清理房間並洗個澡就好麻煩。相較之下,閉上眼睛、放空腦袋就顯得輕鬆多了。



過了不曉得多久,才得以掙脫帶有糞臭味與冰涼觸感的黑幕。拖著小睡過後的疲憊身軀,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起身清理房間與身體。



與課長約好做愛後,因恰逢經期到來,沒辦法也只能延個幾天了。在這段期間,我仍如以往般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。儘管課長開始較頻繁地找我搭話,我也只是嗯、喔、好的回答他。我到茶水間倒杯水,他也跟過來跟著倒水。我到陽台抽煙,他也跑來說呼吸新鮮空氣。不管我怎麼無視他,他只當我在害羞,但其實我根本不在乎他這個人怎樣。話雖如此,也沒厭惡到會當面趕他走就是了。或許就是因為這樣,才讓他產生錯覺吧。無論如何,令我答應和他做愛的唯一理由,只是因為他是個既可憐又失敗的肥子而已。



雖然我討厭課長的聒噪,但每當他跑廁所時都會吸引我的目光。我期待著他能用他的髒手碰觸我,讓我感受到他的汙穢,這會讓我有點興奮。除此之外,他只不過是坨連蒼蠅都不肯接近的爛屎罷了。



一個下著午後雨的日子裡,課長掛了病號,意外地讓本來就很無聊的上班日變得更加枯燥乏味。原訂今天下班後看看情況要上賓館還是到他家做愛,如今也只能再延期了。我打了封簡短的簡訊給他慰問一番,結果得到五則淫靡的回信。這該死的淫肥就算生了病還是滿腦子只想要幹我。我逐一看過他那三句不離做愛的簡訊,便收起手機。望向牆上的時鐘,距離下班還有三個半小時,手邊已經沒有工作好做了。等待其它部門送件的空檔,課長又發了簡訊過來。我本打算隨便看看就刪掉它,不過這次卻因為其中一句讓我有點猶豫了。



我好想把肉棒塞滿小瑪妹妹的屁眼、讓你爽到升天……你應該沒被男人幹過屁眼對吧?讓你爽到屎噴個不停喔。



課長傳來的簡訊裡,唯有這句淫語讓我有那麼點感覺。除此之外,就沒什麼好看的了。我盯著這句話,腦袋模擬著被課長操屁眼的姿態,那畫面看起來似乎挺不錯的。我會在他身上靈活地擺動著腰、逼得他一下子就可悲地繳械。若他能繼續勃起,才準許他操翻我的屁眼……除此之外,或許還會如他所願讓他幹到噴出大便。我猜他那句噴屎八成只是想嚇嚇無知的小女孩吧。倘若真的看到我屁眼都是臭屎的模樣,他會繼續幹呢,還是逃得遠遠的?這真是太有趣了……呵呵。



我沒有給予回覆,但也沒刪了那條令我愉悅起來的簡訊,只是默默將手機收回抽屜、壓抑著因妄想而雀躍的心情。這時正好送來了一批需要核對的文件。



才剛開工沒多久,小小間的會計室裡又響起了手機震動的聲音。



嗡嗡、嗡嗡。



我看這掛病號的傢夥要不是迴光返照,就是根本沒病。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